浅谈建盏与茶文化

 

浅谈建盏与茶文化

浅谈建盏与茶文化

 

 

  另外,日本1511年出版的《君台观左右帐记》记载;“曜变斑建盏乃无上神品,值万匹绢;油滴斑建盏是第二重宝,值五千匹绢;兔毫盏值三千匹绢。”反映了建盏的珍贵。

  斗茶用的茶盏,宋徽宗认为:“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燠发茶采色也,底必差深而微宽,底深则茶亦立而易于取乳。宽则运筅旋彻不得击拂,然须度茶之多少,用盏之大小。盏高茶少则掩蔽茶色。茶多盏少则受汤不尽,盏惟热则茶发立而耐久。”毫无疑问,当时最好的茶盏就是兔毫建盏了。为此蔡襄在《茶录》中就直言不讳的说:“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爔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自不用。”建盏口大底小,其黑釉能衬出茶汤之色,白茶的功效,且可清楚看出“咬盏”及“水痕”的情况。所以在当时受到了上至皇帝将相、达官贵人、文人雅士下至市井平民、浮浪哥儿的广泛青睐。

  北宋名臣蔡襄《北苑十咏-试茶》中咏道:“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茶叶的种类,雾冻作成花,云闲未垂缕。”

 

  “建盏是干什么的?建盏不就是为茶而生的嘛”。高级茶艺师刘琴如是说。

浅谈建盏与茶文化

 

浅谈建盏与茶文化

 

 

 

  建盏采用手工拉坯,舒展自然,毫无造作之态,坯胎含铁量较高,质地厚重,称为“铁胎”。使整个器物墩厚而富有安定感。黑釉的单纯与窑变的纷繁形成对比,其背后蕴藏的是一种和谐自然、朴素玄妙的审美情趣,是雅与俗、巧与拙双重艺术性的成功表现。建盏这种简素古朴之美与生俱来就和禅意的境界有着一种天生的默契。

  斗茶不仅仅是决出茶的品质优劣,实质上是一种追求精神愉悦的艺术茶事活动。在斗茶不断向更高境界推进过程中,茶叶、茶具的品质也需不断提高,才能适应需求。当斗茶风靡朝野达到登封造极之时,必须是有极高艺术品位的茶盏才能与茶家的审美心境契合。所以建盏的发展与斗茶息息相关且相辅相成。

浅谈建盏与茶文化

 

  建盏始于名窑林立的宋代,产于福建建阳。分绀黑、兔毫、油滴、鹧鸪斑(纹)、曜变等,属自然的窑变纹饰,故有唯一性。建盏又称天目盏,源于日本镰仓幕府时代(1192—1333年)。日本僧侣来到我国浙江天目山径山寺学佛,回国时带回一批建窑烧制的黑釉茶盏,他们把这批茶盏称为“天目”。此后“天目”一次逐渐演变为黑釉茶盏的代称,随着日本茶道的传播和发展,建盏也越来越受到日本各界的喜好和珍爱。在日本有三件称为“曜变天目”的建盏被其奉之为“国宝”,价值连城。

 

  让我们端起建盏品茶吧!从顺应自然的美器中悟出生活的艺术,茶泡饭,是最惬意和浪漫的事!

  建盏在宋代虽然盛极一时,但物极必反,元明之后,由于中国饮茶方式的改变和文化趣味的转向,建盏开始衰落,淡出国人的视野,还被称为“最不堪用之物”。究其原因是后人认为宋人品茗玩盏,听琴赏画,导致靖康之耻,把国家都给玩没了,所谓爱之深者必恨之切也。

  宋徽宗在他的《宫词》中赞曰:“兔毫连盏烹之液,能解红颜入醉乡。”

 

  北宋范仲淹《和章岷从事斗茶歌》一诗曰;“金黄碾畔绿尘飞,紫玉瓯心雪涛起,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斗茶香兮薄兰芷。”

  中国是茶的故乡,更是瓷的国度。茶文化和瓷文化相互辉映、不可分割的唯一代表物无非就是建盏。

 

  苏东坡《宋南屏谦师》诗曰;“道人晓出南屏山,来试点茶三昧手,忽惊午盏兔毫斑,熟普洱茶能减肥吗,打作春翁鹅儿酒。”

  近几年来,我国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喜欢爱好茶文化的人也越来越多。古玩市场的兴起,建盏也从给鸡喂食的碗变成了收藏界把玩的新宠。由著名演员主持人王刚主持的《收藏天下》有一档关于茶文化和建盏的节目,里面的真品专家给的价格不菲。现在建盏的制作工艺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市场上新烧的建盏品相相当不错,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和认可。如果我们恢复了宋代的点茶技艺,在热爱茶文化的人当中加以推广,必定会给爱茶者带来感官与精神的双重愉悦。

  建盏和茶在宋代的文人生活里一日不可缺,在许多的诗词作品中都有描述。

  为什么建盏会如此珍贵,这就不得不说宋代的点茶、斗茶文化了。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