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老茶客,记得重庆沱茶的光辉岁月?

  对于现在的很多四五十岁以上的川渝老茶客,尤其是重庆茶客而言,重庆沱可谓承载了他们大半生的茶饮记忆。


  “想买重庆沱茶都要凭票,而且还要排队,因为当时茶叶紧张,还要外销,完全供不应求,一个人一个月配额最多只有2两。”已经74岁的原重庆渝中茶叶公司总经理苗芸回忆说。

还有多少老茶客,记得重庆沱茶的光辉岁月?

还有多少老茶客,记得重庆沱茶的光辉岁月?

  “记得1971年回老家,我们带的特产只有一样,那就是重庆沱茶。”68岁的杜女士说,“当时火车、轮船到达重庆,广播里最先介绍的特产,就是重庆沱。”

还有多少老茶客,记得重庆沱茶的光辉岁月?


  在计划经济时代,国营企业的利税全部上缴给了国家。所以转制之后的重庆茶厂拥有资金很少,更让经营管理层焦心的是,这个企业还遗留了大量老职工。“在我们的职工队伍中,小学及中学学历的职工居多;而在文革前显赫一时的中国首条立体生产线,在此时也已显得格外寒碜陈旧。”


  屋漏偏遭连夜雨,就在重庆茶厂连续下滑的同时,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具有茶叶产地优势的“下关”沱茶趁势冲击重庆市场,其来势凶猛。据了解,到上世纪90年代末,重庆茶厂生产的“山城”沱茶的年销售量已不足100吨,而“下关”沱茶在重庆市场的年销售量则超过了2000吨!

还有多少老茶客,记得重庆沱茶的光辉岁月?

还有多少老茶客,记得重庆沱茶的光辉岁月?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百废待兴,如何选购茶叶,1950年在首批呈报中央,恢复组建的工厂、公司名单中,西南区茶叶公司位列其中。不久更名为重庆茶厂,由于重庆在当时全国地位特殊,而且四川乃边茶云集之地,重庆茶厂投入高规格,一举成为当时全国最大的茶叶加工企业,年产量达7000多吨。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