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脂、眉黛、武则天的“玉女桃花粉”,和90后古代妆品复原人

大学毕业前,隔夜的铁观音能喝吗,王一帆没离开过辽宁生活,也没有接受过古代妆容复原方面的专业指导,“门外汉”姥爷是她做妆品的领路人。

自2015年以来,包括玉女桃花粉在内,王一帆已复原逾30种古代妆品

王一帆大学读法律系,事业单位的法务工作就是她家长为女孩设计的最好出路。但她不喜欢法律专业,也不喜欢“体系内”的职场氛围。

做点怪事儿,让自己开心

复原的古代妆品不能直接作为商品于现代生活中推广,但却可以帮助现代人了解古时的生活

王一帆中间还闯过业,更折腾。

正如古代菜谱复原并不一定是要在今天的宴席间端上它,铁观音是什么茶,而是通过同一菜品在古今间较大的视觉、味觉差异推断哪些口味、食材、烹饪方法发生了改变。这样一来,菜谱背后的历史文化变迁也就得以知晓。

前进比达到巅峰重要

​王一帆想过,万一有一天国潮的热度过了,人们不再热衷中国风的打扮,妆品复原还是能帮我们解决对古人生活方式的好奇心,这就是文史研究方面的意义。

现在的王一帆在上海奉贤区的城郊位置租了个带小院的二层房子,既自住又当工作室,兼备一部分展示功能。屋子的一层是工作区,目前工作室中有一位小伙伴跟她一起做梳妆方式考据,还有两位主要负责妆具的复原,她们平时各自有工作,想要做研究时便会聚在这里。

现在,古代妆品复原这门“大学没有”的专业被王一帆做成了一项领域,但她始终不认为传统文化只能是考据党的严肃兴趣。从法律系毕业的“业余”青年,到年轻的传统文化博主,“全现在”和王一帆聊了聊与古代妆品复原有关的故事。

​甲煎的配方不难得,古代妆品复原常用工具书《千金翼》和《古今录验》都有所记录,但炼制过程中对油温的控制非常繁琐。温度低了,最后的油脂提香不够;温度高了,蜜罐里的香材焦化,会导致成品就彻底失败。因此,制作期间的王一帆不得不一直守在户外的炉子边,不仅睡觉只能在车里,半夜闹钟一响,还得起来查看火候。

​生活很规律,王一帆每天早上起床先找资料、研究古典妆容、实验新的妆品配方。到了下午就做做烘焙、烤烤点心,喝点茶或者玩猫、烧烤,干点无关的事。虽是年轻人,但却过着老年生活的节奏。

很多人问过王一帆,费了这么大劲,做古代妆品复原到底有什么意义?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