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 西湖景区茶农们揪着一颗心 但他们相信总会好起来的

  预估高档茶的消费影响较大

  这小半个月,徐金友有点急了,发动全家人——老婆、儿子、儿媳,想方设法联系采茶工,好不容易,4个熟悉的本地“跑茶工”明确答应要来,他才稍微松了口气。

  “等着茶工来。”再次望向远处的茶园,他笑着说:“总会好起来的。”

  作为老茶农,见过大风大浪。但像今年这样不确定的情况,还真是头一回碰上。所以,徐金友摸摸自己半黑半白的头发说:“我现在心里就是两个字——担心。”

  浙江在线2月28日讯 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梵村的茶农徐金友,每天起床洗漱完,都会泡上一杯西湖龙井。这是他大半辈子的习惯。

  最近这段时间,他隔两天会跑上自家的茶园,望着茶树们发呆,看看冒出来的一棵棵小芽,让自己内心的担心和焦虑稍稍放一放。再过10多天,铁观音是什么,西湖龙井马上迎来采摘季。受疫情影响,今年西湖龙井的茶农们都揪着一颗心。

  今年55岁的徐金友是茶二代,从父辈开始,全家人就围着西湖龙井转。

  除了自家茶园,徐金友每年还会收购大批茶叶,他在家旁边租了农户的两层房子做加工。整体算起来,包括线上线下,他们家每年的西湖龙井总销售额在500万元左右。

  “去年下半年有点旱,整个茶园面貌就没那么饱满,茶树看着瘦瘦的。”13岁就出来当茶工的徐金友对茶树了如指掌,“茶叶长得好不好,有大半是看天。”

  这段时间,徐金友主动报名去村里卡口当志愿者,连续两个星期三班倒。“现在做好防疫就是最大的帮忙。”

9979d7d02851777dc8e7d5918dbcfe48_0.jpg

  徐金友和儿子徐力商量过了,如果真的缺茶工,他们要做最坏的打算。退一步,是请亲戚朋友来帮忙,虽然比起采茶工一天七八斤的量,可能每个人的采摘量都会减半,采出来的质量也一般,但是能抢多少算多少。再退一步,最坏的,就是用机器采茶,这样的茶叶只能以中低端的价格去卖。

  而这份担心,是目前西湖景区茶农共有的。西湖景区范围,采茶工的需求量在1.1万人左右,目前来看,缺口不少,比如翁家山村初步统计下来,缺口就有1000人左右。

  第一个担心是采茶工能不能到位,新茶能不能第一时间抢下来。第二个担心,是西湖龙井的销售,今年的购买力能不能上来,往年来现场买茶的客人还会不会来。

  今年春节,他什么地方都没去,就呆在家里。“其实前面一直在观望,因为疫情形势不明朗,感觉早联系也没用,变数太大。”徐金友是正月十五过后开始电话联系采茶工的,他家茶园一般需要15个采茶工左右,安徽、江西、衢州一带的会来6-8个,本地的再找4个,其他的就机动,如何选购茶叶,需要的时候再叫。

  徐金友看得很透彻,他知道疫情下西湖龙井整个产业受影响是肯定的。

  “前段时间联系衢州的采茶工,对方也没说不来,就觉得出来比较麻烦,他们自己也担心,出来究竟安不安全,值不值得跑这么远赚这笔钱。我们这边呢压力也大,他们来这里,怎么保障他们的安全和健康,毕竟现在来看,防疫是第一位的。”徐金友苦笑着说。

  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本地茶工贵呀,去年是230元一天。今年如果人手缺的话,估计还要涨,每天包车接送加饭钱加工资,300-350元一天都说不准。我们家今年茶叶的采摘成本,可能要上浮20%左右。也是没办法了,现在我们只要是花钱还能请到,贵一点也要去请的。”

  茶叶批发商,徐金友也都分批联系过了。“他们需要到现场品过茶,才能判断今年茶的质量好坏,进而决定进货的多少。但是现在人气没起来,进货商也在犹豫。”

  也没说肯定来

  “长年喝茶的人,嘴巴都挑剔。特别那些北方客人,今年的茶叶好坏,是不是真正的西湖龙井,他们一喝就知道,但前提是,他们必须来现场喝。我们也有淘宝店,但是线上卖的茶一般价格都偏低的。大批购买优质高档茶的,都是亲自到现场,一道道茶泡起来品,满意了认可了才会心甘情愿花钱买。我的一些客人,买得多的,一口气能买下六七万元的茶叶。”

  这么分析下来,杭白菊,徐金友觉得高档茶的消费会受挺大影响。

  但是,高档茶上来的时间是最早的一波。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市场还没完全苏醒,政和工夫红茶,这些购买力强的客户还来不来现场喝,存在不确定性。

  真到最坏那一步,去年一年的辛苦白费了不说,西湖龙井多年培养出来的好品质也会受影响。这是徐金友最不愿意看到的。

  期待疫情早日散去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