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月圆桂花香 一段戏缘寄思乡

估计是同学情深,红茶和绿茶的区别,真教实传的缘故,我父亲对二胡、唢呐、笛子样样精通,田间劳作之余也时常自娱自乐,在十里八庄还小有名气。可惜咱乐感太差,虽然从小耳濡目染,就是熏陶不出来,还是后来勉强学会了吹两小段唢呐曲子,余者更是一窍不通了。即便如此,后来还是不知不觉养成了有事没事总爱瞎哼哼几句的习惯,说出来也不怕人家笑话,我有时能将好长的一段戏词背下来,但只要开口一唱却没几句在调上。也许是因为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所以和安徽老家盛小五、夏巧云、倪媛媛等好几位颇有名气的庐剧演员混的比较熟,偶尔也找机会去剧团蹭蹭大锅饭,让老师们手把手地教两下。

听爷爷说当年剧团在霍山县中学招人时,我爸早早就报了名,各方面的条件也都符合,后来因为卡在家庭出身的成份上无奈落选了(成份出身是以土改时的家庭情况划分为:地主、富农、贫农)。七八十年代农村的打谷场就是天然的大剧院,因为和剧团有了这层较为亲密的关系,总是会得到一些特别的关照,每次都让我们家带去的小板凳放在离舞台很近的位置,以便看的更仔细一些,呵呵,也就是现在俗称的VIP待遇。我那会还是一个有点调皮的小伢子,只是跟着大人瞧热闹,感觉舞台上的人物个个浓妆艳抹挺好玩的,再就是吹吹打打,锣呀,鼓呀的一通敲,说实话至于唱啥一句都听不明白。演出间歇或者赶上来我家里做客时剧团的人自然不会忘了带上乐器,总要吹拉弹唱来上几段尽兴方休。

中国戏曲源远流长,枝繁叶茂,从汉代的百戏,宋代的南戏,直到近现代的国粹京戏,粗略统计目前活跃在全国各地的地方戏曲少说也有上百个种类,至于本人稍微有些熟悉的大概只有京剧、越剧、豫剧、黄梅戏、庐剧等有限几个剧种而已。由于我的老家在安徽霍山,虽然来杭州工作和生活已经十多年了,桑梓情深,乡音难改,感觉最亲的还是家乡庐剧。庐剧俗称“小倒戏”,主要流行在安徽省的江淮之间和大别山一带,由山歌和门歌发展而成,素有九腔十八调之称!按照区域和唱腔又可细分为三大流派,流行在皖西六安一带的俗称西庐,皖中合肥一带的为中庐,沿江和皖南芜湖宣城一带的为东庐。剧本创作大多来源于庄稼人的朴实生活和行为观念。表演形式简单朴素,程式化的做派不是很多,是实打实的草根文化!

花开花落本无意,一曲一语总关情!岁月如流,时代变迁,随着电影、电视、网络等新兴娱乐方式的蓬勃兴起,加上很多进城创业务工人群的子女随迁在城市读书,自小接受的就是普通话教育,隔夜的铁观音能喝吗,对以方言为主的地方戏曲已经知之甚少了,现在农村唱戏的机会相较而言不仅少了很多,看戏的也大多是留守乡村的老幼妇孺,我所喜爱的家乡庐剧也和其他很多地方戏曲一样渐成衰微之势,不免让人有些唏嘘不已!但地方戏曲作为最接地气的草根文化,总是散发着泥土的芬芳,铁观音知识,给辛勤劳作的乡亲们带去无与伦比的慰藉和愉悦!我们杭州儒之堂品牌门店也和其他劳动密集型的企业一样,员工大多是来自四川、河南、安徽等地的新杭州人。每逢佳节倍思亲,一年一度的中秋和国庆佳节已经联袂而来,在杭州辛勤逐梦的你我欢庆之余难免也会平添几分思乡的惆怅。想来家中父母妻儿已然衣食无忧,倘若我们再试着用地道的方言深情地学唱几句家乡戏,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送去暖暖的祝福,再顺带推介一下我们共同喜爱的城市网红杭州,相信正在对着镜头看你的他们一定笑的合不拢嘴,不信,你试试?

说起我与庐剧结缘,还要从我的父辈说起。记得儿时老家农村看戏的场面就像过大年似的好不热闹,喝普洱茶会失眠吗,但凡有戏班子进村演出肯定是扶老携幼,呼儿唤女,倾巢而出,就连大老远的亲戚都会邀请过来观瞻同贺。刚好那时老家霍山县庐剧团的团长和主要演员都是我父亲的高中同学,所以只要县剧团来村里演出,我们家都会最先得到通知,爷爷也必然提前忙着去买点冻肉(放了很多盐的那种肥肉),还有就是准备一些花生和蚕豆啥的自家土产招待人家,我和妹妹到时也一同跟着沾光打打牙祭,所以总是盼望着县上的戏班子早点过来。

孩儿身在儒之堂,爱岗敬业志气刚!

人家也知道咱是家乡庐剧的情怀粉丝,所以只要不提啥过分要求,老师们一般也都会满口应承。特别是前阵子倪媛媛老师剧团排练送戏下乡的新节目时,湖南安化黑茶,邀请了多位名家助阵,刚好还有一小段《门歌对唱》的戏词是委托我试着写的,所以也就格外上心,还向公司请了一天假专程从杭州赶去无为市的演出现场凑热闹,当日往返在雨雾蒙蒙的高速公路上开车跑了十多个小时满身疲惫。回来后老婆是既抱怨又心疼,只好赔着笑脸解释:客寄他乡,半生颠沛,咱也就是一杯清茶,一曲乡音的小小嗜好而已,喝茶能减肥吗,也就不戒了吧!

日练足疗新技艺,夜习圣贤古文章。

中秋月圆桂花香,万水千山送吉祥。

《随 感》

二老双亲勿多念,家书一键到洛阳!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