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传统文化】朱丹 ‖ 古诗词中的“那些花儿”

次韵中玉水仙花二首
含香体素欲倾城,山礬是弟梅是兄。

同时,《古诗词中的“那些花儿”》十二月花令也到了与您说再见的时候了。感谢您的关注、阅读和点评。愿您的人生之路,始终有繁花相送,愿您在得意时能欣赏天地大美,在失意时能珍惜世间万物,在命运里披荆斩棘,都匀毛尖产地,在生活中温暖有光!

【方志四川•传统文化】朱丹 ‖ 古诗词中的“那些花儿”

“澹墨轻和玉露香,水中仙子素衣裳”。在百花凋零、山水寂寥之际,水仙携带着一身清香,亭亭玉立于清波之上。冰肌玉骨,如仙子清雅淡然;白衣翩翩,若君子宠辱不惊。世人或爱其清绝出尘的仙人之姿,或爱其坚贞乐观的君子之德,或爱其岁朝清供的吉祥寓意……这案头窗前的小小花儿,承载着人们的各种理想,也带给人们无限的启示:人生便如同这脚下的逝水,花团锦簇、莺啼燕转的执念都应舍去,安守于自己的一方天地,悠然于流年的无穷变幻,然后,在接受自然社会的种种悲欢离合后,领悟到朴素的力量和坚守的意义。
此诗开篇刻画了水仙清幽高雅的形象,突出了水仙的王者之气和仙人之香。第一句写形色,以女子额上涂抹的花黄妆饰,比拟水仙的金黄花心,“御袍黄”用在此不俗反雅,是说惟有这高贵的颜色才配得上水仙。“拂煞”意为涂抹,与下句“偷将”相对。第二句移笔描写水仙馥郁芬芳的清韵,是偷染了月中仙子嫦娥的馨香。后两句诗人突发奇想,要请春风做媒,将西湖嫁给水仙。全诗写花拟人不落窠臼、清新可喜,突出水仙的高贵气质和馨香品格。诚斋体诗最著名的特点可谓诗意既“奇”又“活”,此诗便充分体现了此特点,“拂煞”“偷将”两词于恬静淡远的风格中透出俏皮的趣味,灵动活泼,令人耳目一新。
作者:朱丹(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宋·刘克庄

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
写在后面的话:水仙素洁、高雅,被称为花中雅客,寓意着纯洁、吉祥、富贵、团圆……农历庚子年即将到来,不妨挑选几颗鳞根,一只浅盆,一勺清水,待到新年时,它将开出一盏又一盏饱含祝福的问候,见证着您的幸福,伴您走过寒冬,走进来年又一场春光旖旎的花事里!
水仙花

【方志四川•传统文化】朱丹 ‖ 古诗词中的“那些花儿”

弱植愧兰荪,高标摧冰霜。
第一首前两句写水仙只凭借清水就能开花,实在是一大奇事。再连用两个比喻,说它骨如沉香、肌如白玉,呼应上文“奇”字。可见水仙之奇,不只在借水开花,还奇在冰肌玉骨、超凡脱俗。后两句连用两个对比,说开在寒冬腊月的水仙的“寒香”和“清香”,已远远超过了酴醾;而与梅花比枝条则显示出水仙的柔弱,刻画出水仙的晶莹澄澈之美和沁人心脾之芬芳。黄庭坚作诗以杜甫为宗,有“夺胎换骨”“点石成金”之论,此诗自然清新,文辞洒脱,诗情画意兼得又让人回味无穷。
水仙之气节
此诗开篇引用曹植《洛神赋》中“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洛神形象,把种在盆中的水仙写成步履轻盈的仙子。加入“微月”的时间概念,使得画面更加幽静神秘。洛神之美也唤起了诗人的愁绪:是谁招引来了断肠的惊魂?变成了素洁的寒花,在水中月下满怀愁思。由洛神转到水仙,进一步把水仙人格化。下面四句由花及人。诗人用倾城的美人比拟水仙的素雅清香、美妙多姿,而这样的国色天香,只有同样高雅清香的山矾和梅花才能与它称兄道弟。意境和笔调忽然转折,把山矾、水仙、梅三种花都男性化了,体现了诗人写作自在随意的风格。诗人睹花思人,看花却忽然“被花恼”。“恼”字是撩拨、触动之意,诗人被花撩拨起了情思,便起身出门,浩瀚的大江横跨眼前,意境陡然开阔。陈长方《步里客谈》说:“古人作诗断句,辄旁入他意,最为警策……黄鲁直作水仙花诗,亦用此体。”这后一句,即“旁入他意”,秦巴雾毫,这就是诗歌形象的“蒙太奇”。前面的婉约柔情与后面的明朗豪迈强烈对比耐人寻味,形成了全新的更为深远的意境。
“水仙”之名,听起来便颇有仙韵。看那一盆于清水中娉婷盛开、不染杂质的出尘之花,岂不正如着绿裙青带涉水而来、不食人间烟火的白衣仙子?难怪李渔说:“以‘水仙’二字呼之,可谓摹写殆尽”。唐杜甫“斩根削皮如紫玉,江妃水仙惜不得”、宋朱熹“水中仙子来何处,翠袖黄冠白玉英”、宋郭印“弱质先梅夸绰约,献香真是水中仙”、明李东阳:“澹墨轻如玉露香,水中仙子素衣裳”、明徐有贞“百花之中,此花独仙……冰玉其质,水月其神”……文人笔下的水仙,衣袂飘飘,光艳随波,展示出千种缱绻,万种风流,让人在简单中瞥见红尘繁华,在浮想中窥见世界真相。

【方志四川•传统文化】朱丹 ‖ 古诗词中的“那些花儿”

宋·朱熹

【方志四川•传统文化】朱丹 ‖ 古诗词中的“那些花儿”

寒冬已至,万物飘零,凤凰单丛茶,一片清寂世界中,惟有水仙适时绽放,“清风”形容水仙的暗香四溢和疏影幽姿。“绝可怜”极言水仙的可爱。不像其他草木,依赖于沃土养料,水仙朝食几缕微光、暮饮一点风露便可凌寒而开。素心清简而纤尘不染,安于苦寒而怡然自得,如此洁身自好又泰然自若,流露出超凡出尘、逍遥隐逸的情怀。“沉湘客”指屈原,“捉月仙”指李白,诗人在这里将借水而生、风露滋养的素雅水仙,与幽洁的屈原与洒脱的李白相比,突出水仙的高贵品质。最后诗人笑黄庭坚将水仙比作美女过于脂粉气,认为水仙的文静高雅绝非一般婵娟女子可比。此诗看似歌颂水仙,实际上作者是在寻觅一种理想人格、一种峥嵘傲骨和一种高尚品质。
宋·杨万里

此诗虽借题发挥,以花论理,却毫无枯淡乏味之感。诗人感慨议论衔接自然,咏花言理紧密结合,确是一首富有哲理趣味的咏花杰作。
——不随群卉争葳蕤
相关文章链接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