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丨高度依赖人工的采茶遭遇干旱和疫情,信阳毛尖今年能挺过来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虽然加工工序已经实现高度机械化,但是不管是传统工艺还是现代工艺,信阳毛尖采茶全部依赖人工。按照一个采茶工平均采摘5亩计算,信阳市需要至少42万名采茶工。“信阳、驻马店、南阳都是人口大市、农业大市,麦作为主的农村地区,采茶季正好是农忙的空窗期,不少农村妇女很乐于前往信阳采茶。”浉河区董家河镇车云山村茶农潘家兵告诉记者,每年赶到他家采茶的采茶工都比较固定,但是,年纪也越来越大,她们采不了的时候,谁来接替也是个问题。

采茶工常年短缺

在10年前,采茶工并不是茶农最为发愁的问题,而2010年前后,采茶工短缺的问题,开始成为笼罩每个茶农的阴影。“信阳市的茶园面积在不断扩大,农村人口不断向城市流动,采茶工的绝对数量在减少,同时采茶的报酬越来越没有竞争力,这可能是造成采茶工短缺的主要问题。”胡正国告诉记者,尽管信阳是中国第二大茶区,但是不少信阳本地采茶工宁愿选择去江浙地区采茶。“江浙地区采茶时间长,信阳市也就一个月,海拔高的地方,就20天左右。”胡正国说,江浙春茶开采早,等到信阳毛尖开采,湖南黑茶,不少熟练采茶工已经在江浙工作了半个月。“从今年的情况看,不少原本去江浙的采茶工,黑茶价格,今年还没发出门,他们能否为信阳所用,还是未知数。”胡正国说。

这一招工模式,也被政府认可。2月24日,信阳市脱贫攻坚指挥部办公室下发《关于切实做好全市春茶生产用工组织工作的通知》(下文简称文件)。对于化解用工不足的难题,文件指出,要建立用工服务中介组织,充分挖掘本地劳动力资源。

3月1日,记者采访了浉河区浉河港镇党委书记邱常,他告诉记者,市里刚开了会,当天,浉河区也开会研究春茶生产用工的问题。邱常介绍,浉河区正在制定详细方案,很快将会出台。

信阳市气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1月1日——11月30信阳市平均降水680.2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少38%。信阳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信阳市宣布发生旱灾,下半年的9月、10月、11月、12月(截止12月29日),全市平均降雨量,每月较常年平均值偏少40%——41%,到年底前,旱情一直未能得到缓解。截止2020年1月1日,全市各类水利工程总蓄水约7.68亿立方米,较多年同期偏少45.6%。

记者调查丨高度依赖人工的采茶遭遇干旱和疫情,信阳毛尖今年能挺过来吗?

2月27日,信阳市召开2020年春茶生产工作座谈会,茶叶品牌,市政府副市长胡亚才出席会议并讲话。胡亚才在会议上要求,春茶生产相关工作务必要提前着手,各有关部门要狠抓防控物资保障和供应,备足备好春茶生产所需的各项物资,确保生产工作有序推进。春茶生产遇到的问题务必要提前解决。要加强与茶企、茶农交流沟通,了解春茶生产劳务人员缺口情况,制定工作方案,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加快推进春茶生产有序开展。确保疫情防控和春茶生产“两不误”,保障春茶市场供给和生产效益稳定。

采茶工短缺,是茶农的直观感受,但是,具体缺多少人,并没有权威的统计数字。浉河港茶农熊志涛说,2018年只来了10万采茶工,2019年,需要200名采茶工的熊志涛,只找到了120人。

2月24日,信阳市脱贫攻坚指挥部办公室也下发文件,指导春茶生产工作、解决采茶工短缺问题,茶叶农药残留,是文件的重点。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鑫 通讯员 姜烽烜

春茶生产面临的采茶工短缺等一系列问题,信阳市各级也都非常关注。2月17日,信阳市林业和茶产业局该单位年度第四号文件:《做好2020年全市春茶生产有关工作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通知》称,在全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严峻的情况下,信阳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全市春茶生产工作。对于采茶用工的问题,《通知》对各产茶县区和相关单位提出了要求:帮助茶企、茶农联系招募采茶工。

“按照往年3月25日前后开采的节点,还有20多天的时间,这段时间,不仅信阳不能出问题,采茶工来源地的县市也不能出问题,否则,对于2020年的信阳春茶来说,铁观音属什么茶,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信阳市浉河港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茶商告诉记者,按照最为理想的趋势发展下去,2020年的信阳毛尖涨价也已成定局。

由于采茶工难寻,最近几年,信阳市产生了一种新的职业:采工经纪人。不少茶农没有固定的采工,自己前往驻马店、南阳等地招工成本又太高,所以,他们往往通过采工经纪人代为招工,茶农根据到岗的人数,向经纪人支付佣金。

“去年3月1日,网络上的预售就已经开始了。但是现在,我们还在当志愿者做疫情防控工作。”3月1日,信阳市浉河港镇白庙村茶农何世阳告诉记者。确诊病例达到274例,信阳市作为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最为严重地级市,其疫情一直备受关注,“一级响应”的措施仍在持续。从2月下旬开始,春茶生产,也让近百万信阳人的关注点,瞬间与疫情的发展结合了起来。当地多位茶农告诉记者,最迟到3月底人员流动仍然受限,2020年的信阳毛尖,将面临灾难性的局面。

3月1日,信阳市卫健委通报显示,信阳市已经连续7天没有报告新增确诊新冠肺炎病例,疑似病例为0,处在医学观察期的密切接触人员224人。

和工厂复工不同,采茶工居住问题,在疫情之下,也成了问题。据了解,信阳大部分茶农除了加工车间,还建有采茶工居住的房屋,但是,由于每年只使用1个月多有,居住的房屋面积并不大。大部分采茶工都是集中居住,大通铺的情况普遍。这样的居住条件,在信阳市发布的企业复工要求中,是绝对不允许的。

记者调查丨高度依赖人工的采茶遭遇干旱和疫情,信阳毛尖今年能挺过来吗?

记者调查丨高度依赖人工的采茶遭遇干旱和疫情,信阳毛尖今年能挺过来吗?

胡正国是信阳市浉河区董家河镇的茶农,同时也是茶商,常年在驻马店市销售信阳毛尖。2020年春节后,胡正国一直没能回到信阳市查看茶叶的长势,但是老家的叔伯兄弟反馈信息则是,600多亩的茶园,有将近80亩今年会绝收。“去年干旱太厉害了,天云山海拔高,山顶的茶树旱死不少。”胡正国说,他正在衡量,是用扦插还是移植的方式恢复旱死的茶园。

公开资料显示,信阳市现有茶园210万亩,经济规模100多亿元。其中,浉河区的茶叶种植面积达到60万亩,也是公认的信阳毛尖主产区。

干旱、疫情 ,2020年新茶需要面对这些

一周前,浉河港镇安排各村,对每户茶农进行了统计。统计主要包括用工数量,口罩、消杀用品的需求量等。“但是采茶工能不能上岗,这才是关键。”何世阳分析,采茶工所在地放不放人、公共交通能否恢复、防控物资能否满足,都影响春茶能否开采。

记者还就采茶工的问题采访了浉河区林业和茶产业局局长张广成,他告诉记者,浉河区林茶局春节后就针对疫情谋划应对方案。“春茶生产的方案还在不断细化,针对疫情的不同发展趋势,制定了3套方案,底线就是确保有人采茶。”对于方案的细节,张广成表示几天内就会发布。

相比干旱造成的损害,更让胡正国感到担忧的则是采茶工。“我的茶园在董家河镇天云山,是信阳五大‘云山’之一,海拔高,采茶困难,120个采茶工才能勉强采完每季的春茶。”胡正国说,春节刚过完,花茶搭配,他就联系驻马店市平舆县的采茶工们,发出了用工的预约。“虽然预约了,但是到时候能不能上山采茶,现在还是未知数。”胡正国说,驻马店的防控形势,和信阳相差无几。采茶工反馈的信息显示,他们现在依然无法出村。另一方面,胡正国也担心,即使采茶工能够离开驻马店,但是能够顺利进入信阳采茶,也都是未知数。

林茶局:已制定3套方案 确保有人采茶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