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份额不及巅峰期三成 铁观音如何实现“二次腾飞”

要说谁是中原茶市20世纪90年代末至21世纪前10年的“引路人”,茶叶基础知识,安溪茶商一定功不可没。有业内人士分析,目前郑州的茶商有三到四成来自安溪。

1997年,詹方枝先后拉来一些卖铁观音的同乡入驻航海路上的华中食品城,由此组成的茶叶区就是郑州最早的茶叶市场雏形。

其中一个说法是,铁观音产地,安溪铁观音的名声打响后,福建省内外其他茶叶种植区纷纷引进铁观音种植,造成“李鬼”的数量超过“李逵”,鱼目混珠的外地铁观音让安溪铁观音的美誉度大打折扣。

 

一时间,郑州各大茶叶市场的茶叶店里都散发着铁观音带有的兰花香味。

安溪曾是国家级贫困县,人均收入不高,却因茶致富,跻身全国百强县,这背后离不开当地政府的扶持,更是十万级别安溪人远离故土,用夜以继日的勤奋换来的。

上世纪90年代起,勤奋、刻苦的安溪人挑着家乡的铁观音到中原地区开拓市场,他们不光带来了新式的饮茶方式,还成为豫闽两地文化交流的“桥梁”。

铁观音上市时期,王飞耀要请二三十个阿姨分拣毛茶茶梗。他记得有一年临近春节,天空还飘着雪花,店里的员工们都已经坐上车准备回乡过年,又遇到来买铁观音的客户。“要不卖完再走吧。”有店员说。就这样,原本早上8点出发的计划,拖到下午两三点才动身。

他租下的“招商部”起码有300多平方米,加上后来的二层空间,总共有500多平方米,算是整个市场最大的。租这么大的铺子,在旁人看来是极具冒险的行为,到底能不能盈利?市场管理方都替他捏了把汗。

当年来中原地区经营铁观音的安溪茶商,如今已有不少人在这里安家落户,安溪茶商不仅带动了中原茶市的繁荣,还成为豫闽两地文化交流的“桥梁”。

“八山一水一分田”,安溪境内地少山多,为了生计,不少安溪人背井离乡,挑着茶叶,闯荡市场。安溪茶商詹方枝算是在中原市场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1990年,普通话还不标准的詹方枝在郑州各大百货商场推销铁观音的时候屡遭碰壁,不过他并没有因此退缩。河南1亿人口的庞大消费市场,铁观音却不为人所知,一定有发展机遇,他决定留下来。詹方枝带着茶叶茶具到处给人泡茶,两年时间拉坏了3辆手拉车,市场也随之慢慢打开。

茶产业是安溪最大的支柱产业,涉茶总产值280亿元,安溪全县120万人口,有高达八成人口从事涉茶产业。近年来,安溪大力推动生态建设,开展化学农药等“减量化”行动,每年接受各级茶叶抽检合格率均达到100%。2022年,“中国福建安溪铁观音茶文化系统”还被认定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追忆铁观音的辉煌岁月

 

这个年轻人叫王飞耀。

和许多老乡一样,当年王飞耀主营的就是铁观音。

安溪铁观音之殇,市场份额不及巅峰期三成

毫不夸张地说,正是因安溪人的努力,铁观音才能在以绿茶和茉莉花茶为主的中原茶叶市场格局中谋得一席之地,并一度成为最耀眼的“明星”,高峰时期占据郑州茶市七成以上的份额。

备受追捧的铁观音是如何走下“神坛”的?业界众说纷纭。

来郑州之前,王飞耀曾在成都的茶叶市场给人当学徒,竹叶青是绿茶吗,骑十几公里自行车给人送货;创业后,他经历过两三个月舍不得吃一次排骨的日子。

究竟是王飞耀眼光独特,租到了位置最好的铺子,茶叶的种类,还是铁观音的势头正猛让他押对了宝?或许不能一概而论,但现实是,一直到2013之前,铁观音都能称得上中原茶市的销量“霸主”,最高时能占据郑州茶叶市场七成以上的份额,王飞耀的茶叶生意也蒸蒸日上。

过去,中原人习惯了一杯降温茶一泡就是一整天,铁观音为代表的茶叶的引入,带动了饮茶方式的改变,“功夫茶”等概念深入人心。“您这有铁观音吗?我尝尝。”郑州有茶叶商户记忆犹新,茶叶基础知识,铁观音仿佛成了茶界时尚的代名词。

另一说法是,“稀土门”和“农药残留”事件也让如日中天的铁观音深陷泥潭。2011年,联合利华公司生产的“立顿牌”铁观音被指稀土超标,其宣称这些铁观音原料来自中国。2012年“绿色和平”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部分品牌的茶叶被检出农药残留,喝茶能减肥吗,一时间,一片哗然。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