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丨苏州谈“危机感”,为何以南通举例?

01
当南通摆脱“难通”,得以和四面八方的城市连结时,才能有底气喊出上海“北大门”的口号,也解锁了融入长三角一体化的新大门。
往东面,南通扼据东海与长江的交汇之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规划建设南通通州湾长江集装箱运输新出海口。未来,通州湾也将成为长江经济带上的一个重要支点。
在这个时候,苏州经验显得更具有借鉴意义。也是在当下,在省内被视为“江苏未来的新增长极”的南通,方能以不到万亿的经济体量引起苏州侧目。
在重大创新载体上,2020年南通也有大项目列入,包括南通北京大学长三角光电科学研究院、如皋力星高精度轴承滚子研发中心等等。
正如蓝绍敏在苏州全市作风大会上所言,“别人不是在那等、在停滞、在不作为,我们一定要警醒起来,行动起来!”尽管南通在先进制造业上与苏州相比,还具有明显距离,但两座环沪城市的竞争火花已到眼前。

观察丨苏州谈“危机感”,为何以南通举例?

不仅如此,跨江铁路对于南通来说,还意味着其多了一条向南融入更多城市的触角。沪通铁路和已经提上日程的通苏嘉甬高铁也将首次使南通与苏州、嘉兴、宁波等城市首次轨道相接,形成1小时、2小时交流圈。
早在2016年苏州制定了《关于打造先进制造业基地的若干措施》,2018年又出台《关于加强智能制造生态体系建设的若干措施》,去年还举办了“2019首届先进制造业人才培养产教峰会”。
而在到访日本中部制造业中心城市名古屋时,徐惠民更表示,希望“在船舶配套、智能制造等领域深化合作,努力建设中国长三角地区新一轮日资企业集聚地。”
如果抛开尚未建成的机场不谈,在交通上,苏州无疑是与上海接轨的第一城。
“融入苏南,对接上海”,南通的学习对象正是苏州。2月28日,南通举行理论学习会,市四套班子领导全程出席。这场会每个座位上都有一本“红宝书”《再燃激情——苏州“三大法宝”读本》。而会议主题就是学习借鉴苏州发展经验,茶泡饭,并为我所用。
02

徐惠民向来把制造业看得很重,在一次和南通企业家代表座谈中,他曾态度鲜明地说,未来的南通就是要以制造业为王。
原标题:《苏州谈“危机感”,为何以南通举例?》

说到长三角日资企业集聚地,上海和苏州肯定位列其中。日本江苏工商总会就是2019年底在苏州市相城区揭牌成立的。
然而,随着《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对外公布,南通新机场规划建设被列入其中,成为上海国际航空枢纽重要组成部分。眼下,南通新机场已被列入2020年江苏省重点项目之储备项目。
最近,苏州和南通“互动”频频。
不过,近两年南通相关基建“爆发”,连接上海的公铁两用沪通大桥2020年即将竣工,北沿江高铁、通苏嘉甬铁路也已提上日程。
“不要等追兵踩到了脚后跟再努力”。根据媒体报道,3月5日苏州全市作风大会上,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蓝绍敏在讲话中,东看上海、西看南京、南看深圳、北看南通,以四面八方的视角,向全市干部们释放出满满的危机感。
日资企业只是两城制造业观察的一个切口。实际上,作为制造业大市,苏州瞄准先进制造业的路子已久。
基建修好,不代表城市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走上新的“城生颠峰”。
去年5月,借由江苏日本开放创新合作交流会的契机,徐惠民曾密集拜访了川崎重工、三菱重工、王子制纸、虎牌、丰田汽车公司总部等知名制造业企业。
沪通铁路北起南通,途径张家港(苏州)、太仓(苏州)等进入上海市,是南通首条跨过长江、接入上海的铁路,预计今年开行。届时,南通将正式融入上海1小时通勤圈。
不仅如此。未来几年在西面和东面,南通的触手也将进一步延伸。眼下,北沿江高铁也已列入江苏2020年重大项目实施项目名单中。
要知道,建设机场是苏州人民多年来的“夙愿”。去年初,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苏州市长李亚平就曾提出:“恳请支持规划建设苏州机场,喝绿茶有什么好处,并尽早将其列入国家相关规划之中。”
向北,盐通高速铁路预计于2020年底建成通车。其意义在于,补足沿海铁路“缺失的重要一段”,在盐城可北接青盐铁路(青岛-盐城)、徐宿淮盐(徐州、宿迁、淮安、盐城)铁路;在南通,也可南接沪通铁路和通苏嘉甬铁路。
南通和苏州都是与上海接壤的城市。苏州如今的成就留不开上海的带动,被称为上海大树下的“碧螺春”。而南通与上海隔着“天堑”长江,一度视为“难通”。
现在南通的抓手很明确,把握住先进制造业这块蛋糕。今年年初,南通市委书记徐惠民表示,2020年是南通经济总量过万亿的突破之年,要“突出重大项目撬动,聚力壮大先进制造业。”
图片来源:摄图网
而这条新的北沿江城高铁,将从合肥引出,沿长江北岸串联南京北、扬州、泰州、南通等,高档普洱茶,最后跨江接入上海。由此,南通又多了一条向西接通合肥等城市的高速通道。
之前同济大学副教授钮心毅做过一份《2019长三角城市跨城通勤年度报告》,他测算了1.45万的上海跨城通勤者。其中,从苏州方向到上海跨城通勤的占到总人数的85%。而南通在上海跨城通勤总量中仅占约3%。

观察丨苏州谈“危机感”,为何以南通举例?

众所周知,长江横贯江苏,分划出苏南、苏北(包括苏中)两个版块,而苏南的轨道交通体系一直较苏北更发达,例如南京、无锡、苏州、上海等南沿江一带的城市,动车高铁列车开行早、频次高,苏南城市经济较强也与此有关。
而这次,蓝绍敏点到南通时提到,今年南通制造业投资目标达到2000亿元,“比苏州还多了500亿”。
面对铁路方面的短板,白茶的功效与作用,南通也在行动。按规划,今年南通与上海的交通将登上新台阶。去年,沪通长江大桥已经实现合龙,预计今年投入使用。这座大桥带来的是沪通铁路和通苏嘉甬铁路。
当南通不再“难通”,“定位”相似的两座城市,有此“互动”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2月公布的《江苏省2020年重大项目投资计划》,重大产业项目涉及南通的就有21个,其中大部分是制造业,例如“南通通富微店智能芯片封装测试”“南通罗伯特工业成套智能装备”等等。
图片来源:摄图网
此前,面对上海两个机场趋近饱和状态的现实,有专家建议,黄山毛峰的功效,上海应当在现有基础上再增加1.5个虹桥机场和1个大型通用机场。为此,周边众多兄弟城市展开争夺,其中尤以南通和苏州最为积极。

苏州对于南通来说可借鉴,但无法复制。南通需要的是找准自己的新定位,在长三角产业链价值链中占到一席之地。

观察丨苏州谈“危机感”,为何以南通举例?

图片来源:摄图网
南通的野心不仅于此,在其去年印发的《关于加快培育先进制造业集群的实施意见》中定下的目标是:2020年,力争全市制造业产值突破1.7万亿元。2025年,集群在全球产业分工和价值链中的地位明显提升,力争全市制造业产值突破2.7万亿元。
上海与苏州、南通空间结构示意图 图片来源:《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

为什么是南通?今年初,时任南通市代市长王晖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南通要乘着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等国家战略东风,全方位融入苏南,全方位对接上海,建设长江经济带战略支点和上海大都市北翼门户城市,确保经济总量过万亿。
苏州和南通的上一次“交集”,始于“上海第三机场”。
由此,南通可从几乎是南北纵向上的交通“盲点”蜕变为重要“节点”,南北两条臂膀终于得以张开。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