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圣陆羽:《茶经》的写作及其引发的茶文化浪潮

陆羽的活动不局限于庙宇以及与僧侣过从,锡兰红茶,759年,他到道教上清派发源地江苏茅山采茶。次年,去太湖品无锡泉水,后作《惠山寺记》,惜已失传,一如其大多数作品。回到吴兴后,陆羽在妙喜寺西南的苕溪畔筑一小屋,开始与戴叔伦、著名女诗人李冶等人交往。
《茶经》促进了“茶书”这一小文类的发展:关于培育、采摘、备茶、饮茶、品茶、茶文学史等茶各个方面的作品层出不穷。它们可能集中研究茶的某一特定方面——如水品的选择(如《煎茶水记》)——或者像《茶经》那样,比较全面地涉及与茶有关的主题。茶书的数量取决于人们对五花八门的作品如何归类,学者们提出过共有28、58、98种茶书的说法。仅看唐代文人在陆羽《茶经》的影响下撰写的茶书,我们对《茶经》的直接影响就能有所了解。
上元初(760—761),结庐于苕溪之湄,闭关对书,不杂非类,名僧高士,谈宴永日。常扁舟往山寺,随身惟纱巾、藤鞋、短褐、犊鼻。往往独行野中,诵佛经,吟古诗,杖击林木,手弄流水,夷犹徘徊,自曙达暮,至日黑兴尽,号泣而归。故楚人相谓,陆羽盖今之接舆也。
在众多关于宜茶之水的茶书中,《十六汤品》独树一帜,因为它不是根据水源,而是根据水受热后的变化、燃料、容器等进行区分。这方面的内容,陆羽曾在《茶经》中一笔带过。《十六汤品》把汤根据沸腾程度分三种,花茶搭配,注法缓急分三种,茶器种类分五种,依薪火亦分五种,共计四类。这部作品的流传表明了读者们热衷于阅读那些阐发于陆羽首先勾画的茶美学的文献。
中国的饮茶法曾经主要有三种:热水泡茶,令香味出;用汤瓶中的沸水点茶粉(盛行于宋代,详见后文);陆羽的煮茶法。用其法煮茶,首先要用竹夹取出茶饼,放在风炉上炙烤,然后碾茶筛茶,取细茶粉。用茶釜在风炉上煮水,第一沸气泡如“鱼目”时,茶叶基础知识,加适量盐。鉴于陆羽鄙弃往茶中添加其他物质,盐的使用令人费解,但在泡茶用水中添加一些矿物质是现在常见的做法,人们认为可以通过软化水来增强其风味。“涌泉连珠”为二沸,此时应舀出一勺沸水。第三沸时用竹筴环激汤心,同时投入茶末实则应在二沸时。——译者注。然后酌茶入碗,每碗茶的上面布满沫饽。从《茶经》可以明确看出,陆羽认为,好的沫饽是茶的精华所在。
《采茶录》作于860年前后,作者为晚唐著名诗人、词人温庭筠(约812—870)。关于他的众多传记都没有提及《采茶录》的创作时间与背景。《采茶录》残本共分五则,每一则以一个字为名,每个字后均有一相应的小故事(除一则外)。这些故事讲的都是茶事,五则分别为“辨”“嗜”“易”(未附轶事)“苦”“致”。从中可以看出,《采茶录》是关于茶的逸事集。但这些逸事为什么收录于此,如何解释那些与茶不太相关的字尚不清楚。
传为9世纪初裴汶所作的《茶述》,仅著录在成书于1734年的陆廷灿《续茶经》。马克·切雷萨称除了《续茶经》中摘引了片段,不见于前近代任何他书,但其实南宋的一部集子中引用过其中文字。《茶述》中留存至今的仅有关于茶起源与性状的百余字,篇幅非常短小。
颜真卿的文士圈在宗教信仰上兼容并包,在文学和艺术上都才华横溢。颜氏出生于儒学之家,却为许多著名道人修葺仙坛,他为魏华存(252—334)等道教圣人撰写的碑铭证明他精通道教故事。尽管颜真卿本人或许不信奉道教,但他与当时的道教人物有着密切的联系,并在死后被道教奉为神仙。颜真卿的文士友人中有一位重要的道教人物,即《玄真子》的作者张志和,在前面的章节中我引用过其中一则逸事。颜真卿撰写的张氏墓志铭中也提到了陆羽。颜氏交游圈中的文人学子无论出身如何,都对语言有强烈的兴趣,并对老庄有一些研究。在这些方面,都匀毛尖产地,他们和六朝诗人相似。他们效仿六朝诗人作联句诗——这种诗体湮没已久,颜真卿和皎然却将它复兴。陆羽的个人生活不仅与僧人道士,也和注重个人修养的文人雅士密切相关。
这段时期,陆羽游历扬州、镇江,品泉鉴水。他在今南京栖霞山品饮当地茶叶,与皇甫冉(714—767)及其弟皇甫曾(卒于785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皇甫兄弟均为丹阳的进士,都写过关于陆羽的诗歌:皇甫冉的《送陆鸿渐栖霞寺采茶》和皇甫曾的《送陆鸿渐山人采茶回》。皎然的诗《往丹阳寻陆处士不遇》也出自这一时期。除了皇甫兄弟,皎然的诗中还提到陆羽的另一位朋友权德舆(759—818),当时最重要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之一。可见,虽然陆羽被迫离乡,但他在南方却结交名流,重获机会,其友人中不乏当时最有趣和最活跃的思想家。
倪雅梅(Amy McNair)在研究颜真卿时解释说,陆羽选择以三癸亭为名表明他老于世故:“三癸亭是一个双重双关语,它也利用杼山上的‘三桂’(指丹、青、紫三桂——译者注)隐喻三位重要人物。”这个亭子的命名充分反映了陆羽为人处世的智慧,不难想象,颜一定很庆幸在这远离大都市的地方仍有如此应付裕如、聪明过人的朋友。
最后,《顾渚山记》的作者被认为是陆羽。顾渚山即湖州的顾渚,唐代及后世一些最著名的茶叶即产自顾渚。原文中只有五段话因为后人的引述而保存了下来,其中三则逸事见于《茶经·七之事》。这部作品即使曾经存世,影响可能也相当轻微。
786年,李齐物之子李复任容州(今广西容县)刺史。李复是8世纪八九十年代陆羽的主要资助人。上文引述过的周愿“牧守竟陵”文显示,这一年,陆羽、周愿、马总曾在李复处久居,直到794年李复再任滑州刺史,陆羽方才离开。789年,李复迁广州刺史、岭南节度使,陆羽、周愿、马总陪其一同赴任。792年,李复官拜宗正卿,陆羽或同行或于是年返回吴兴的青塘别业。第二年,李复被任命为华州刺史(现陕西华县)。自793年始,陆羽居苏州,长期寓虎丘,或许直至798年。其间老友皎然曾来访,有《访陆处士羽不遇》诗。794年,李复任华州刺史(今河南滑县),周愿随行。
《茶经》引发的茶文化浪潮

在这里,陆羽将自己描述成一个追求真与美的狷狂隐士。他住在简陋的茅屋中,但仍与其他名僧高士保持最高洁诚挚的关系。至于其宗教兴趣,显然依然心系佛教——他与高僧相伴,经常诵读佛经。这种形象在其他资料中得到了印证。
755年,安禄山造反,杀向洛阳,同年崔国辅逝世。756年,叛军占领唐都长安,24岁的陆羽和许多中原难民一起渡过长江,避乱江南。他先到湖州吴兴,此后的四十八年,他一直在江南地区探索茶文化。757年,在吴兴乌程县杼山妙喜寺,陆羽首先结识可能是当时中国东南地区最著名的诗人皎然,开始了一段终生的友谊,历经四十余年,始终不渝。大约也是在此期间,他又在妙喜寺认识了另一位著名诗僧,皎然的弟子灵彻(746—816)。灵彻曾教授青年刘禹锡(772—842)写诗,刘是唐代著名的诗人与思想家,后来曾为灵彻的诗集作序。灵彻也是早期禅宗文献史上的重要人物,禅宗重要史传《宝林传》的序文即出自灵彻之手。陆羽在妙喜寺住了三年。尽管安禄山叛乱及其余波对唐而言是一场灾难,但陆羽却因之与一些原本或许无缘相见的重要宗教人物和知识分子结缘。
772年,陆羽开始与当时另一位风云人物颜真卿(709—785)交往。根据颜氏的《妙喜寺碑铭》,当年这位政治家、文学家到吴兴后初识陆羽,与见到道家诗人张志和是同一年。773年,陆羽与皎然、周愿等五十多位文人齐聚颜真卿寓所,编纂360卷的《韵海镜源》(已佚失),这是一部按韵编排的大型类书。这显然是个重大的文学工程,陆羽又厕身其间,且经常成为颜氏的座上客。他们共同完成了《吴兴记》十卷。
《茶经》的内容与结构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