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冷门”深似海!这位“00后”女孩要让“冷门”不再冷

  锣鼓声相递

  陶婷婷认为,中国茶叶十大品牌,想要赋予评话新的生命力,一方面要让评话走出茶馆,走向大众,另一方面也要让评话与现代故事结合。她坦言,让评话和宣讲发生碰撞,面临的挑战比之前更大。

  经历数次练习,陶婷婷走上舞台,配合表情、手势,在舞台上不停变换身份,温柔婉约的唐婉,仕途坎坷的陆游,乃至老园丁……一个个角色逐渐在她的演绎下活灵活现。

  彼时陶婷婷还没有系统地学习评话,只是在台下学着表哥的样子,挥舞手臂,想象自己站在台上。“面对这样一门老底子的艺术,我既向往又有一点畏惧,担心自己做不好,也怕没有人喜欢听我讲。”但陶婷婷始终觉得,学习历史文化,用讲故事的形式表现出来,被大家观看,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这种非遗艺术形式曾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盛行一时,白茶的功效与作用,一句“听大书去哉”曾是很多百姓茶余饭后的重要娱乐消遣。然而,与不少传统曲艺一样,绍兴评话也陷入青黄不接、后继乏人的尴尬境地,常有评话艺人自嘲“孤军奋战‘受宠’难。”

  陶婷婷仍然记得表哥在台上表演的样子。“我总是在暑假看他表演,台上的灯光很亮,表哥穿着长衫,手摇折扇,神采飞扬,屋里没有空调,一大群人挤在一个屋子里,叫好声一阵又一阵!”

  清华学子的乡野实践,让一座小山村改变了模样

  “演绎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少不了不同人物的形象模仿,有时还要演绎环境音,比如走路的声音、摇船的声音,但我心里很害羞,当众表演总带着一点生硬。”陶婷婷说。

  绍兴评话一人说表,只说不唱,道具仅一把折扇、一条方帕、一块醒木。评话艺人身着长衫,舌灿莲花,说至精彩处,用醒木拍桌,营造声势;抑或戛然而止,余韵无穷。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