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秦晓绍的茶味人生

  原来,他在多年工作中发现,由于普文地区没有规模培育茶苗,当地茶厂购苗只能到几十公里外的思茅,十分不便。“为什么我们不能给当地茶厂供苗呢?”秦晓绍从中嗅到了商机。

  就在众人为农场经营头疼的时候,秦晓绍却做出了一个惊人决定:承包农场,接下这个“烫手山芋”。

  2000年,正当秦晓绍失意之时,又一个噩耗传来:恩师张木兰病重。秦晓绍赶忙前去探望。

  五里冲、龙谷湖、东方美人茶、金花茶……这些茶友曾经陌生的名词,像清风一般,由秘境红河,渐次掠过云南,蔓延全国。

  果不其然,茶苗一出,订单就雪片般飞来。为了抢购种苗,有的商家甚至不惜提前置下重金订购,一年多下来,农场就给秦晓绍带来了近百万元收入,这让秦晓绍信心大增,投资创业的激情高涨。

  “那时候太年轻,一时成功就沉不住气了,想要的太多但思考得太少,静不下心来扎扎实实把一件事做好。”秦晓绍感叹道。

  一次,偶然得知培育甜龙竹大有赚头,他随即把农场苗圃交给他人看护,辗转贵州、昆明,开办了竹业公司。不曾想,这次投资竟是合伙人设下的骗局,一下损失了40多万元。不甘失败的他,武夷山大红袍茶叶网,又来到蒙自投资蜜枣产业,因为调研不足预判不准,又一次吞下了失败的苦果,50多万又打了水漂。

  “这可不是个轻松的活儿,即便出钱很多人都不愿意干。”秦晓绍说,在采枝条的时节,为了保证植株的成活率,常常凌晨四五点就要起床,走几公里的山路,赶在太阳出来前把新枝条全部采摘完。

  秦晓绍工作的普文农场地处偏僻,因为交通不便运输成本高,种出来的蔬菜价格相对低廉,农场每年亏损上万。

  1995年,农校毕业后的秦晓绍应聘到景洪普文农场,锡兰红茶,负责茶树良种选育、丰产栽培,病虫害防治等工作。

  “我庆幸我坚持了下来”,秦晓绍感慨地说,“很多人之所以失败,其实都是太早放弃了自己”。

  从茶山出发到重返茶山,秦晓绍用坚韧与执著,从一次次挫败中站起来,闯出了一条独特的红河乌龙发展道路,也丰富了云南茶业生态的多样性;从青年得志的心浮气躁到“一辈子一杯茶”的从容豁达,秦晓绍更在茶味中感悟人生。

  感悟人生  一辈子用心做好一杯茶

  “我们干这行那么多年,光说自己的大叶种好,排斥外面的品种,这样不对。其实像乌龙茶就是很好的品种,值得我们借鉴学习。”一生研究滇茶,老人只给学生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而对那时的秦晓绍而言,却有如醍醐灌顶。

  正因为这份责任,他用了9年时间,将红河州的野生金花茶带出深山,投入大量财力物力实现了人工培植,帮助“植物界大熊猫”逃脱了在红河灭绝的命运;也因为这份责任,多年来他坚持无偿为茶农提供种苗,组织培训,带领300多茶农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